毕节汽车网

当前位置:

她是城里的月光美丽又忧伤

2019/11/09 来源:毕节汽车网

导读

文/向来寻常初识许美静,是因为偶然听到1首《城里的月光》。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一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

她是城里的月光美丽又忧伤

文/向来寻常

初识许美静,是因为偶然听到1首《城里的月光》。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一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首歌一听到就由耳入心,从歌里听到歌外,让人好奇能唱出这样动人的歌,歌手的气质必然犹如她的名字,娴静美好,再掺入一点慵懒出尘。

她是城里的月光美丽又忧伤

许美静,是谁人也?

听她的歌,每首都音淡情浓,丝毫不显时期的烙记。

初以为是大陆新晋的歌手,哪想她在九十年代,已是华语歌坛上一颗和王菲一样璀璨的星。

今天的人,已不再熟悉许美静。便连她的出生地和成名地,新加坡也很难见到关于她的讯息了。

人虽渺茫,经典照旧,许美静的歌声,还是会在许多人的耳畔婉转,抚慰着一些不安的心灵。

也许你我曾不经意的在街头驻足的时候,旁边的店铺里就传来她温顺的诉说,“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出错后悔”“你忘了吧所有的甜蜜的梦,梦醒后多久才见温暖的曙光”。

我们从歌里听到的,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年华,从含苞到绽放,弥漫鲜妍与靓丽,充斥敬慕和赞誉。而其后残暴的坠落和漫长的沉寂,喑哑无涯的流光把人抛,又会有谁明了,又能与谁分辩?

所有不太美好的故事开始上演的时候,大抵都太过顺遂、太过华丽,以致闭幕后的跌宕破碎让无关的看客也跟随心悸。

一九九二年,许美静十八岁,青春少女样样红,要雨得雨要风得风。她参加新加坡华裔小姐比赛,荣获友谊小姐和最上镜头小姐。

第二年,许美静参加新加坡《寻觅巨星》歌唱比赛,随后签约佳和唱片公司,开始正式踏入歌坛。

一九九四年,许美静二十岁,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明知道》,其中的单曲《只是此人生》《明知道》,一经面世便迅速风靡。

许美静用歌声证明了实力,畅销的歌曲又回馈给她巨大的名气,一颗彗星在华语乐坛迅速突起。

一九九六年许美静接连发行专辑《遗憾》《都是夜归人》,两张唱片当年热门大卖。《都是夜归人》中的《阳光总在风雨后》,更是漂洋渡海,传遍了从港台到大陆的大城小镇,陪伴一代人成长。

一九九七年,许美静进军香港,以新歌和精选专辑《静听精彩十三首》,蝉联IFpI排榜冠军三周不退,取得了历史性的好成绩。

一个2十多岁的女孩,面对这些成绩却没有太多得意。即使一首接一首歌曲热销传唱,为她赢得了天后杀手的美誉,甚而屡屡被众人拿来和天后王菲1较伯仲。

“华语乐坛两大天籁之声,王菲和许美静,王菲的天籁在于天上,不可触及,许美静的天籁在地上,在人间,在每个人身边,一个转身就能懂”“王菲的嗓子就像天上撒下一片碎玻璃,许美静则是海边随风匍匐的一堆沙”。

公众的评价并没有厚此薄彼,这些赞誉也隐隐将许美静推重到了乐坛巅峰的地位。

或许许美静是不在意这些虚无的名望的,她从不曾着力宣扬自己。

许美静的性格内向忧郁,日常生活非常低调,不事张扬,有人形容她“过于善良和敏感”。所以听她的歌的人很多,知道她的名声的人却很少。

在鲜花和掌声的笼罩中,她所在乎的,大概只是一个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一个助她年少成名、一个她为之愿意倾付所有的人。

万千听众的拥簇热呼,也不及1人之欣赏凝视。陈佳明之于许美静,是才华万丈的带路者,是触目温顺的知心人。

陈许两人的相识,缘于他的轻浮,和她的天真。彼时许美静刚进入佳和,还默默无名,陈佳明功成名就,是新加坡著名乐队“地下铁”的主创之一。

一次商演,许美静哼着歌在化妆间更衣,途经的陈佳明突然闯了进来。许美静后背袒露,惊惶道“你怎样不敲门就进来,出去!”

陈佳明转身出去,不顾警告,敲过门又忽地进来。他走近帮许美静拉上后背拉链,在她耳边说“我的演出马上开始,刚才途经时听到你唱的几句,只想告诉你,全新加坡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美的声音”。

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哪里经得住这样痞坏的撩拨?一个游戏红尘的男子,是否是也沉沦在这般稚真的明丽里?

他们的故事自这里开始了。

许美静同陈佳明一道签约上华唱片,陈佳明成为了许美静的音乐制作人。

许美静的第一张专辑《明知道》发行,主打曲《明知道》便是陈佳明操刀,专辑制作人也是他。

以后这位“新加坡李宗盛”几近包揽了许美静的所有音乐制作。他给她写了《遗憾》《城里的月光》《都是夜归人》《倾城》《一场朋友》《阳光总在风雨后》等等一系列佳作。可以说,陈佳明成绩了许美静。

许美静在她推出专辑《遗憾》时说过一番话,“第二张专辑来得不容易。对我而言,绝对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常问自己,我何德何能如此幸福。虽然一路上未必一切顺心,但能得到你们的支持与祝贺,感觉上我仿佛具有了全部。衷心感谢你们。”

如果说《明知道》是初试啼音,那么《遗憾》的成功,让许美静更加声名鹊起。

这时候的许美静正如她的名字美丽静好,事业如日中升,身边良人亦师亦友,幸福满得快要溢出来。

初出茅庐便一曲成名,走上未曾料想的广阔人生,许美静心底更多的感激,恐怕也只有那个生活上温情陪伴、工作中大力提携的陈佳明。她感觉上拥有的这份全部,陈佳明占据大多。

假定故事只是这样,双方进退有据,彼此良师益友,无关情爱淡然偕行,该有多好呢。

也许世间就会多出很多美妙金曲,更不会出现两段纠葛争议的人生。众人说起最好歌手和金牌主创的组合,除了歆羡,也不会有那些谓叹指责。

陈佳明大了许美静十多岁,两人认识之前陈佳明已结婚。

陈佳明和许美静什么时候恋爱的,外人无从得知。许美静着着实实做了不光彩的第三者。后来的苦果,她也渐渐尝遍。

盛誉以外,她也仅是一个渴望爱情的小女孩,只是有些任性,有些为爱痴狂不计代价。她的世界除音乐,便是陈佳明。

一个情深不顾,一个问心有愧。许美静托付给陈佳明1颗少女的赤心,陈佳明却无法交换一个等值的名分。

陈佳明许诺过她,会与妻子离婚,再来娶她。她也等候了许多年,一直等待着与心上人洗手做羹汤。

说过的情话会忘,许过的诺言容易羞恼。从“全新加坡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美的声音”的戏谑开始,陈佳明以为是作曲之余的一场风月,她却当了真,少女情怀深信不疑。

因此这份深情太重,重到他也吃不消了。一边是发妻,一边是情人,这让他如何两全?他终究要孤负一个。

我想陈佳明不是不爱,但爱得没有那么决然。也许对许美静最初是感情上的亏欠,陈佳明只好在歌唱上给许美静倾力扶持。

他写的歌愈来愈多,许美静也越来越红,一张专辑接连一张,张张爆款。

借着《迷乱》,陈佳明对许美静说,“我爱你,在这迷乱的城市里/只是明天,该如何继续/悲伤的歌,迫入心扉/哪有勇气再和你依偎”。

而许美静回答,“我爱你,在这迷乱的城市里/只是明天,该如何跟随/告别的夜,请别流泪/这一切难说明,错与对”。

许美静对陈佳明的感情,从一件事情上可以窥测一二。

她是城里的月光美丽又忧伤

一九九八年,许美静发行粤语专辑《好美静》和《一场朋友》。专辑大获成功后,李宗盛力邀她加入滚石唱片。对于许多歌手梦寐以求的邀约,许美静毫不犹豫拒绝了,她的理由是“我的音乐只能由陈佳明制作”。

她不是不知道这份邀约意味着甚么,可她不稀罕更高的舞台和更大的成绩。

许美静想的是,没有了陈佳明,唱歌还有甚么意义呢?所以她的拒绝不加一点衡量,像一个孩童稚气的向全球宣布我只喜欢你。

陈佳明说过,她的声音全新加坡最好听。于是他写词,她就唱歌。

许美静唱的歌大多比较哀伤,声线干净,冷冷缓缓,透露着些许无奈和颓废,一如她始终爱而不得的情感。

千禧年,许美静的最后一张专辑《静电》推出,还是陈佳明操刀作曲。

事业上的完善搭档不能取代生活中的烟熏火燎,世纪之交的波涛下,他们的感情也在备受颠簸。诺言遥遥无期,许美静终究伤心失望,有时无理取闹。陈佳明展转在情人和发妻之间渐渐疲惫,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多。

这一年许美静外出巡演,聚少离多的两人不再耳鬓厮磨,她听到陈佳明和自己助理在一起的消息。

和陈佳明这么多年的感情,风花雪月都看过,柴米油盐也都经历,她以为他们是爱情。不过她遇见他晚了一些,所以她可以不要名分,痴痴等待。

可是现在又有了第四者,多情即是无情,他到最后又选择了他人。那她,在这场荒诞里又到底算得甚么?年华似水一朝梦断,这让许美静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她歇斯底里,开始大闹。她想捍卫自己的爱情,跑到助理黄凤仪眼前,什么温雅娴静都不要了,大肆谩骂屈辱。黄凤仪不堪压力,自杀身亡。

故事到这里糟至极,所有人都不欢而散。

许美静和陈佳明都理亏。陈佳明出轨再出轨,许美静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落得一个逼死人的名声。两个人再也走不下去了。

失去感情的支撑,许美静的歌唱事业也一落千丈,那些深情款款的歌回头再看,首首唱的都是她自己。

这个男人将许美静带到了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又重重把她抛下。

从斗志昂扬到万劫不复,许美静快沉到谷底的时候,有人将她托住了。

许美静认识了台湾歌手袁耀发,这个小她许多的男孩将她从凄苦中拉出,给了她爱情的甜蜜。

二零零三年,袁耀发陪着心情低落的许美静去了意大利散心。汲取着男友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暖,许美静决定把陈佳明忘了。

经历了一段平静的时光。

可仿佛再也没有好运眷顾许美静,幸福短暂易逝。在爱情里溺水的她,随手抓住了一根稻草,以为就是解救。却不知陈佳明是她的劫难,袁耀发也是她的劫难。

二零零五年,两人的地下恋情到了破产边沿。袁耀发并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工作不顺,他变得脾气暴躁,不复初见时的细致温顺,许美静无妄遭到迁怒。

为了挽回恋人,许美静偷偷怀上了袁耀发的孩子。可适得其反,袁耀发接二连三想把孩子打掉,两人争吵升级,不可开交。

正在许美静黯然神伤的时候,陈佳明打来电话,许是想重温故梦,说他与妻子已离婚。许美静怀着孩子,立即飞到新加坡,结果得到1句“我没有离婚”。

千里以外,得知许美静和陈佳明见面的袁耀发,同样一个电话冰冷地过来:“我永远不想再见你。”

这个为爱痴狂的女子,一下子跌到了尘埃里。

命运多少无情,岁月不再美静,她身上的华光耀彩开始消退如潮,只剩下一个孑孑独立为情所困的旁皇女子。

从二零零零年,许美静毫无征象地宣布退出歌坛开始,漫长的六年里媒体上便再也没有关于她的消息。

二零零六年,酒店事件爆发,许美静被房客当作妓女,愤怒的她大闹新加坡某著名酒店,一下子站在了舆论的峰尖浪口。许美静“疯了”,过往晦涩的爱情被媒体逐一挖掘表露。许美静随后也被确诊为轻微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

许美静再出现在公众眼前的时候,已是多年以后。这些年她读书、写歌、画画、逛街、旅游、做义工,平平淡淡做自己喜欢的事。

面对采访,许美静平静说道:“能从精神分裂的世界走出来,不可思议啊。”

往事风轻云淡,不过1付笑谈。

听说,点赞和转发会变瘦

印度神油怎么

印度深神油

伟哥副作用

标签